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“白雪”变“黑雪”?抱歉,《白雪公主》这样的审美,我欣赏不来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60

“白雪”变“黑雪”?抱歉,《白雪公主》这样的审美,我欣赏不来

迪士尼一番操作,那条像泥鳅一样的《小美人鱼》,最终收获了4.8分的豆瓣评价。虽然全球票房超过5亿美元,表现不俗,但大多数票房是由北美贡献,且这部影片的制作成本高达2.5亿。对迪士尼来说,一次全新的尝试,只能说是将将回本。但《小美人鱼》的风波还没过去,另一部魔改的经典童话故事,就又提上了日程。迪士尼最新制作的真人版《白雪公主》,确定于明年3月上映。它跟《小美人鱼》有着相同的基因——不仅仅因为它们均是享誉全球的童话故事,均由迪士尼制作,更因为电影中绝对的主角,都由少数族裔扮演。在《小美人鱼》中,扮演爱丽儿的,是黑人女演员哈莉·贝利。而扮演《白雪公主》里白雪公主的,是拉丁裔女演员瑞秋·齐格勒。她俩共同的特点,是都不怎么白,也不怎么美。这些年来,伴随着声势浩大的女权运动,迪士尼在真人电影的制作上,完全倒向了美国流行的所谓的正确。不止真人改编的童话电影,好莱坞新上映的绝大多数电影,都要尽量凑齐所有族裔,尽量关照到所有族群,尽量维持满足美国所有标准的选角,才能小心翼翼上映。上映后倘若出现任何不对的地方,片方还要及时道歉公关,可谓如履薄冰。只不过,其他原创的电影剧本,以这样的方式改换角色似乎无可厚非,但对全球观众来说,童年熟悉的那些经典角色,因为这些无脑的理由而变成各种奇怪的模样,就有点让人欣赏不来。肤白貌美的红发小美人鱼,变成了脏辫小泥鳅。肤若凝脂的白雪公主,这回也成了“黑雪公主”。站在观众的立场,对我们来说,以这样的方式“创新”和“改编”的电影,到底应该接受,还是应该抵制?这到底是审美多元化的体现,还是将电影,变成了收买人心博取筹码收割韭菜的作秀商品?结合这部“黑雪公主”的前世今生,番茄君不妨跟大家好好聊一聊。为什么我们应该坚决抵制,新版《白雪公主》这样的电影。01、王子消失,小矮人变性,新《白雪公主》的各种“魔改”我们看过不少改编电影。最熟悉的,莫过于四大名著,再怎么改,唐僧师徒都不会被抹去,孙悟空都会是个长着毛的猴子。而改编之所以在接受的范围内,是因为“改编”并非重新创作,最起码要在尊重原著人物和故事逻辑的基础之上。很明显,新《白雪公主》,无论在剧情还是审美上,都没有做到这一点。要知道,迪士尼动画版《白雪公主》,自1937年就上映了,这是全球第一部动画片。迪士尼也是靠这部动画片发家,发展成了今天的百年大厂,这版《白雪公主》对全世界儿童的成长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孩子们小时候对爱情的向往,就是找到自己的“白雪公主”或“白马王子”;对善恶美丑的认知,来自于白雪公主和恶毒王后的对比;对友谊的体会,来自于白雪公主和身边的小动物,和七个小矮人之间的相处。就是这些最简单、最基本的童话剧情,新版《白雪公主》也没有保留。首先,新版《白雪公主》中,完全删去了“白马王子”的戏份,公主不需要王子的真爱一吻,男主安德鲁·伯纳普,饰演的是白雪公主的一个普通朋友。并且,这版白雪公主,也不需要人任何人拯救,她向往的不再是美好的爱情,而是想成为统治者和领导者。其次,新版《白雪公主》删改了很多标志性台词,比如那句“魔镜,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?”迪士尼透露,这句台词,或许会替换为一句全新的台词,但新台词并没有放出,目前不知道换成了什么。媒体的解释是,原来的台词,涉嫌鼓励女性竞争,是物化女性的标志。但实际上,如果让魔镜在瑞秋·齐格勒饰演的白雪公主和盖尔·加朵(神奇女侠)饰演的恶毒王后之间选一个最美的,倘若魔镜没有瞎了眼,就可以一句话结束整个故事。大家尽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。王后问魔镜:魔镜,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?魔镜:是你,我亲爱的女王。(全剧终)最后,是对《白雪公主》各种配角的爆改。比如七个小矮人,在透露的剧照中,七个小矮人变成了这个样子。是的,你没有看错,前面身穿招牌蓝黄连身裙和红斗篷的,是白雪公主。后面这八个身材高大,有男有女,涉及各个肤色、各个族裔、各种性质,叠满各种buff的,就是“七个小矮人”。它们不仅不小,不矮,还五颜六色,让人摸不着头脑,相比原著中的七个小矮人,简直就不在一个频道。迪士尼对此的解释,是原著中的七个小矮人,涉嫌对矮人及侏儒症群体的侮辱。但得知新版《白雪公主》里的小矮人是这样,现实中最为出名的“小矮人”,《权力的游戏》“小恶魔”的扮演者彼得·丁拉基却非常不满。丁拉基说:“原版的故事,并没有对任何人进行冒犯。你们好好看看你们到底在做什么?这样做毫无意义!”单就目前知道的这三点,不难看出,这版所谓的《白雪公主》,已经和原著《白雪公主》没有任何关系。她讲述的,是一个拉丁裔女人靠着八个肤色各异的伙伴帮助,成功成为政客的故事。让人奇怪的是,既然要拍这样一个故事,那为什么要给它挂上“白雪公主”的名头,毁掉全球观众的童年呢?我们之所以抵触新《白雪公主》,是反感这种对原著精神的肆意践踏,对原著人物毫无逻辑的胡编乱造,以及对原著内核的刻意误导。这些,不光是我们,外国网友也看不下去。有人说:“它肯定不是伴随我们长大的童话故事”。也有人发图片吐槽,迪士尼过分的正确。如果所有经典名著都要以这样的方式改编,那经典的存在,又有什么意义?02、“白雪”变“黑雪”,到底是审美多元化,还是无脑迎合?《格林童话》中,对白雪公主的外貌,有无比清晰的描述——“她皮肤纯白如雪,嘴唇赤红如血,黑瀑布一般乌黑亮丽的头发,戴一个漂亮的红丝绸发卡。”新版《白雪公主》最大的争议,也是来源于白雪公主的外貌。毕竟,扮演者瑞秋·齐格勒是纯正的拉丁血统,皮肤黝黑,怎么看都跟“皮肤纯白如雪”不搭噶。黑人可以演电影主角吗?当然可以。黑人可以生的漂亮,气质非凡吗?当然可以。但黑人可以演白雪公主吗?当然不可以!不带歧视地说,黑人可以做任何白种人黄种人能做的事,但还真就偏偏不能去演白雪公主,演小美人鱼,因为她们自诞生的时候起,就跟黑色皮肤没有关系。迪士尼如果有心要捧黑人演员,要给黑人创造经典故事,完全可以组织编剧,给黑色人种编写其他原创的剧本。而不是道德绑架似的,将黑人演员塞进白人的童话故事里,然后用一句“黑人也想拥有自己的小美人鱼”来搪塞。要知道,1937年的白雪公主,长这样。上一次由Lily Collins主演的《白雪公主》,长这样。德国版的白雪公主,也十分美艳动人。就是翻遍整个童画的真人版历史,也找不到一个黑皮肤的“白雪公主”。让一个黑人演白雪公主,无疑充满了巨大的讽刺。格林兄弟要是知道了,不得掀开棺材板找迪士尼打官司。不过,让番茄君匪夷所思的是,有不少人对“黑雪公主”这件事儿,还挺支持的。国外国内都有相同的观点,豆瓣上就有网友认为,“黑雪公主”拍的好,童话真人电影终于摆脱了曾经的“男性审美为主”,并讽刺原版《白雪公主》三观不正,女性除了邪恶就是傻白甜,最后只能靠男人解救。他们认为,“黑雪公主”是审美多元化的体现,美不应该只有一种标准,我们要包容所有形式的美。这种观点,也是当下最为普遍,最被喜好的观点,也是“黑雪公主”收获人气的主要底牌。事实上,“白雪”变“黑雪”,到底是审美多元,还是审美虚无?我们还要分开来看。首先,审美多元并非模糊“美丑”界限。审美多元化的前提,是承认美的存在,是倡导我们不去攻击“丑”,而要包容各色人种,各种形式的“美”。但这并不代表,美和丑是没有界限的。《白雪公主》中,肤若凝脂的白雪公主为什么美,邪恶阴鸷的王后为什么丑,这不仅仅事关善恶,而是靠存在于人类DNA中的天然感受为标准和基础的。这一点很容易解释,人群中大家一眼看过去,就能发现美女帅哥。这就是因为,他们踩中了我们关于“美”的定义,高于我们心里关于“美”的界限。也正因如此,“美”才稀缺,大家对“美”才有向往。如果单纯以“审美多元”去否认“美”的存在,那不是陷入了审美虚无主义?事实上,现实生活中,大家对美的认知是无比清晰的。拍个照片一定要精修,直播一定要开美颜,丑照一定不能发出去,不也是大家对“美”的要求么?既然日常生活里,每个人都要追求“美”,那为什么又要否定,我们在观看影视作品时,对美的要求呢?这不是生生的双标和自相矛盾吗?其次,审美在不断发展变化,标准却鲜见改变。不少人说,审美的趋势是变化的,所以“黑美人鱼”和“黑雪公主”是流行趋势使然。这话多少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。审美虽然变化,可审美标准,人类这几千年,基本没怎么变过。国外我们暂且不说,中国历史上,大家都知道唐朝“以胖为美”,可曾听说过唐朝“以丑为美”?唐朝代表美女杨贵妃,只是身材丰满而已,面容可是相当符合当下及现代审美的。她“面如满月,眉如远山;齿如瓠犀,唇如涂脂”,放在现在,也是绝对的美女。所以,审美的变化,并不代表对美丑界限的颠覆。最后,童话的审美,是男性审美吗?事实上,无数证据证明,“美”这件事,真跟男女无关。“美”并非男人定义,更非男人引领,女性对美,有比男性更加天然更加敏锐深刻的认知。甚至就这位评论者本身——她也承认,黑雪公主确实不美。但她支持这个不美的黑公主去演“白雪公主”,只是为了打破男性对“美”的审美垄断。但她从未想过,美是人类共同决定的,如果白雪公主的美是美给男人看,那“黑雪公主”的丑,难道是丑给女人看?这完全不合乎逻辑。事实上,美丑本身就是客观存在的,就跟智商一样,站在金字塔尖的,也永远只有爱因斯坦代表的那一小撮人一样。这个世界上,平庸者本身就占了大多数,这才让那些出类拔萃的人更加耀眼。审美多元,绝非以自己的标准,要求别人把丑的说成美,那是审美绑架。真正的审美多元,是我们包容自己看到的,欣赏自己想要欣赏的,放下助人情节,尊重他人美丑,就完事儿了。为什么看个童话故事,还要被强行按头看“黑雪”,这才是新版《白雪公主》的问题所在。03、瑞秋·齐格勒素质堪忧,扮演白雪公主不够格出演《白雪公主》的拉丁裔00后瑞秋·齐格勒,是个特殊的演员。她出生在普通家庭,17岁出道以来,星运十足,就像坐上了火箭。2017年,17岁的她拿到了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指导的爱情歌舞片《西城故事》的“Maria”一角,不仅拿到了金球奖,还收获了很多好莱坞优质资源。这之后,她一路开挂,先是参演了DC电影《雷霆沙赞2》,又参演了《饥饿游戏》前传《鸣鸟与蛇之歌》。除了《白雪公主》,她后面还有和妮可·基德曼合作《咒语》,以及《帕丁顿熊3》。不过,瑞秋·齐格勒这个人,却是个典型的“心机女”,不仅两面三刀,还搞种族歧视。2020年,《西区故事》的男主角安塞尔被指控性侵,瑞秋表面带头取关了他的账号,并疯狂抵制他。结果背地里,就被拍到私下和安塞尔一起吃饭,媒体嘲讽她“取关只是表面作秀罢了”。刚成为《白雪公主》扮演者的时候,瑞秋表达自己入选后的兴奋:就算花上一百万年,我都无法想像这件事有可能成真。但后脚,为了立人设,她随即在节目上拉踩1937年的《白雪公主》,不仅说自己讨厌原版电影,故事诡异,还说白马王子是“跟踪狂”。这种表里不一的行径,遭到了粉丝的不满。《雷霆沙赞2》上映时,有个华裔男博主受邀参加新闻发布会,看到瑞秋上前打招呼的时候,却被翻白眼拒绝。男博主用手机拍了她一下,没想到瑞秋指使助理威胁他,还试图将他轰出去。这让男博主确定,瑞秋是个种族歧视者,并发文口诛笔伐。没想到瑞秋毫不在意,发了个竖中指的照片回应。后来,她和男博主的争斗区域白热化,瑞秋也总用骂人的话回应。这惹怒了整个亚裔群体,大家一起攻占了瑞秋的ins。没想到瑞秋的做法,就是硬刚,直接删评论。只要是中文评论全部删掉,一个不留,然后中文网友就不断发,导致平时只有几十条评论的状态,一下次奔到了2万条。大多数都在骂她种族歧视,这里面当然不止有中文,还有英文,日文等。《白雪公主》是一个关于真善美的故事,可主演,却给了一个傲慢,虚伪,两面三刀的人。这一切看起来魔幻又讽刺,可它就在现实中发生了。从故事到剧情,从主演到演员,新版《白雪公主》,没有一样能令人满意。这也是番茄君写下这篇长文的原因。童年故事不多,迪士尼如果再这样一次刻意迎合,所有的故事都将被毁掉。我可不想我的孩子长大后,要看黑美人鱼,黑雪公主,然后问我:她明明这么难看,魔镜为什么要撒谎呢?(电影烂番茄编辑部:淼淼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